新聞資訊

應用范例

聯系我們

聯系方式


貴州鋼繩(集團)有限責任公司

電話:0851-28419444  

地址:貴州省遵義市紅花崗區桃溪路47號

網址:www.makemoneyonline-tips.com




柳祖林:將“追趕型”切換成“創新驅動型”

您的當前位置: 首 頁 >> 新聞中心 >> 行業資訊

柳祖林:將“追趕型”切換成“創新驅動型”

發布日期:2015-11-20 作者: 點擊:

將“追趕型”切換成“創新驅動型”

關于“十三五”鋼鐵行業轉型升級問題的思考

從“十二五”時期開始,我國經濟發展進入全面的轉型升級階段。黨的十八大對轉型升級提出具體要求,要通過控制經濟增長速度調整經濟結構。對鋼鐵行業而言,轉型升級也已經成為不可逆轉的大勢。

較長時期以來,我國經濟一直在走一條“追趕型”發展道路。在這個過程中,我國經濟發展確實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績,但是不可否認,在成長過程中也遺留了一些深層次的問題和矛盾,成為可持續發展的障礙。鋼鐵行業也是如此。

“十三五”期間,鋼鐵行業需要認真分析和總結經驗教訓,實現由“追趕型”增長方式向“創新驅動型”增長方式的切換,推動行業轉型升級、穩步向前。

“追趕型”經濟增長模式遺留的弊端多

改革開放以來,我國從落后的經濟困境中起步,主要走了一條“追趕型”發展之路,主要任務是發展基礎設施、能源、基礎材料、基本生活用品和基礎制造業。這是一個靠投資驅動、消耗大量資源和能源的追趕過程,目的是構筑工業化和經濟社會發展的“鋪底經濟存量”。

這期間,“追趕型”經濟發展的特點包括5個方面:一是重復工業化國家的道路,技術上以模仿為主;二是經濟社會對同質化的基礎性產品和服務的剛性需求可以預測;三是所需要的成熟技術可以從國際市場多渠道購買;四是這些產業和服務業的發展涉及國土空間規劃、政府普遍服務,與政府基本職能有很強的相關性;五是這些產業和投資規模巨大,規模效應特別明顯。

“追趕型”經濟發展模式在初期確實給我國工業化、城鎮化注入了強勁的發展動力,但隨著我國工業化發展步入中后期,也給經濟可持續發展遺留了大量的弊端和問題。

重復別人的老路,后勁乏力。過去的30多年里,中國GDP年均增長9.8%。2001年~2010年,個別年份的經濟增速甚至達到了兩位數。鋼鐵、水泥等傳統產業對我國經濟的高速增長具有較大的支撐作用。這10年間,鋼鐵行業快速發展。1998年,房地產市場改革、城鎮化建設、鐵路公路的修建,都消耗了大量的鋼材。在這期間,鋼鐵產量也快速增長。統計數據顯示,國內粗鋼產量從1996年的1億噸水平發展到了2014年8.23億噸的水平。近兩年,我國粗鋼產量還在不斷上升,總產能已經接近12億噸。消費方面,2001年~2010年,國內累計消耗了38億噸粗鋼,主要用于房地產、基礎建設等方面。10年間,我國房屋竣工面積達67億平方米,完成鐵路建設2.3萬公里、高速公路5.8萬公里、普通公路258萬公里。不難看出,大規模的基礎建設既鋪就了國民經濟快速發展的“家底”,也創造了鋼鐵行業輝煌的“家底”。但是,因重復工業化國家的老路,造成產能過剩、低端產品主導等問題,制約企業發展后勁。

產品同質化問題嚴重制約了企業的競爭力。例如,遼寧某地有兩家大型鋼鐵企業,年粗鋼總產能為800萬噸,分別生產扁平材和棒線材,都是產品質量和技術含量較低的“大路貨”,導致如今產品銷售深陷異常慘烈的價格競爭。這種局面被概括為“一業獨大,低端主導”,在過去宏觀經濟高速發展時期尚有一定的盈利能力,但當經濟減速運行時,兩家企業產品市場競爭力遭到市場和需求重拳打壓,企業運行舉步維艱,虧損經營,擺脫困境難度前所未有。

以市場換技術不具備可持續性。以市場換技術,是上世紀80年代起,為了快速發展經濟而奉行的長達30多年的引進國外生產技術換取國內市場份額的戰略方針。當時由于經濟基礎落后,在很長一段時間內,不少行業不得不通過向發達國家購買先進技術求得發展。但是,從國際市場買來的技術實際上并不是關鍵技術或核心技術,只是普通成熟技術,其產品難以形成核心競爭力,雖然可以一時滿足需求,但并不具備可持續性。如某鋼企從國外買來一套原年產能為50萬噸的中寬鋼帶生產線和生產技術,經改造后產能擴大至120萬噸。引進初期,該產線確實有所盈利,但這幾年因國內工藝技術快速升級,這條產線很快就失去競爭力轉而賠錢了,而國外的“姊妹”生產線年產量始終保持在50萬噸,并通過增加品種和發展深加工、延伸產業鏈等措施始終保持盈利。

從本質上看,過去經濟發展比較注重外在體量,具有投資比重大的特性,規模影響力也非常大,但體質是“亞健康”。如某民營有色冶金企業在遼寧凌源、喀左、朝陽和北票建了4個廠,員工最高峰時達4000余人,成為拉動當地就業、穩定增長的“龍頭”企業,并誓言打造成“北方鎳都”。但是,由于該企業建設初期采用的是陳舊技術裝備,高耗能、高消耗的弱點造成企業產品成本居高不下,尤其是高污染成為一大社會公害。這些因素嚴重制約了企業的生存和發展,迫使企業二次投入大量資金進行技術改造和產品的升級換代。但在此期間,市場已經發生巨變,鎳行業迅速膨脹,冶煉技術也迅速更新換代。鎳鐵產量從2010年的303萬噸迅速增加至2014年的644.7萬噸,而整個行業實際產能已經接近1000萬噸。在這種情況下,該有色金屬企業迎面碰上了這一大風浪的沖擊,生產經營萎縮,生存艱難。

“追趕型”經濟增長模式如同“攤煎餅”,其體量大,但體質“脆”,短平快、粗放式的發展也給經濟結構造成一定的“泡沫”成分,使實體經濟華而不實。但不能否認的是,在此過程中我國各行各業都取得了明顯的進步,這些可作為經濟轉型和產業升級的物質基礎,如鋼鐵行業1000立方米以上大型高爐、120噸以上轉爐、縱列式全連續軋鋼生產線等。對此,我們不可以偏概全,應該科學分析、因勢利導,幫助其轉型升級,擺脫困境。

用“創新驅動型”經濟增長方式破困

既然認識到“追趕型”經濟增長模式存在弊端,那么破除之路就是堅定不移地走“創新驅動型”的經濟增長之路。

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提出并確定了“十三五”期間創新發展的地位,即堅持創新發展,必須把創新擺在國家發展全局的核心位置,不斷推進理論創新、制度創新、科技創新、文化創新等各方面創新,讓創新貫穿黨和國家一切工作,讓創新在全社會蔚然成風。同時,提出創新發展的3條路徑:一是培育發展新動力,優化要素配置,激發創新創業活力,推動新技術、新產業、新業態蓬勃發展;二是拓展發展新空間,實施網絡強國戰略,發揮科技創新在全面創新中的引領作用,大力推進農業現代化,構建產業新體系;三是構建發展新體制,深化行政管理體制改革,完善各類國有資產管理體制,建立健全現代財政制度、稅收制度,改革并完善適應現代金融市場發展的金融監管框架。

從政府層面來說,要用創新營造有利于實體經濟發展的環境。這主要是針對“追趕型”發展的弊端,進行機制體制改革,使其能夠建立實體經濟發展的制度保障體系,如建立鼓勵創新的制度和政策環境。按照行業發展特點,設定差別化的高新技術企業認定標準,簡化研發費用加計扣除政策的審核程序;建立健全直接融資市場體系,支持風險投資和創業投資企業發展等。

就鋼鐵行業自身而言,須結合自身特點和實際,從以下幾個方面創新破困。

一是確立經濟轉型與產業升級要靠新的龍頭企業崛起的堅定信心。鋼鐵行業是產能過剩行業,2014年,行業集中度僅有36.6%,經濟轉型、產業升級和提高集中度的任務非常繁重。發達國家也有同樣的歷程,解決鋼鐵產能過剩問題,歐洲用了20余年的時間,日本也走過因鋼鐵產能過剩、10多年干一噸賠一噸的坎坷之路。而他們的一個共同點是在經濟轉型和產業升級的過程中,非常注重提高產業集中度,通過提高產業集中度培養出一批龍頭企業。如德國的蒂森克虜伯公司、日本的新日鐵住金等,都是各國乃至世界鋼鐵行業的領軍企業。“十三五”期間,我國也應該以培養這樣一批龍頭企業為目標。據悉,工信部已就《鋼鐵產業調整政策(2015年修訂)(征求意見稿)》公開征求意見,提出到2025年,前10家鋼企粗鋼產量全國占比不低于60%,并形成3~5家在全球有較強競爭力的超大鋼鐵集團,旨在提升產業集中度。

二是加快形成由鋼鐵企業、科研院所、下游行業共同構成的技術創新“多級火箭助推機制”。強化企業創新主體作用,支持企業建立各類研發機構,并鼓勵企業研發機構和科技型中小企業參與和承擔國家科研任務;圍繞傳統產業轉型升級和戰略性新興產業等領域,引導創新主體建立產業技術創新戰略聯盟,形成風險共擔、利益共享機制;鼓勵專業化、市場化的新型研發組織發展。

三是開發一批關鍵技術。國際上先進鋼鐵流程能效約60%,電爐短流程產量比約30%。因此,“十三五”期間,鋼鐵行業須通過深度開發一批二次能源高效轉化、低品質余熱回收利用等環節優化與清潔生產關鍵技術,使流程能效由目前的45%左右提高到60%,噸鋼排放減少5%。例如,在低品質余熱利用技術方面,開發高溫焦炭和燒結礦顯熱高效回收利用、焦爐荒煤氣顯熱回收與利用、爐渣(煉鐵、煉鋼)顯熱回收與利用、低溫余熱(煤氣、水等)資源回收利用等技術;低成本煉鋼技術方面,開發轉爐用中、高磷鐵水煉鋼,直接還原鐵+廢鋼電弧爐煉鋼技術等;高速連鑄與直軋技術方面,開發高速連鑄生產無缺陷鑄坯,高溫鑄坯熱送熱裝、高溫鑄坯直軋的銜接與匹配技術等。


本文網址:http://www.makemoneyonline-tips.com/news/1041.html

相關標簽:應用范例

10bet国际注册